<李美儀─花卉攝影>

游本寬


花卉常以其豐富色相及多樣的造形,從古至今、由西到東,出現於文辭、畫布,甚至照片裡。花,一種女人普遍傾愛的對象,但側看男性攝影家眼中的它時,倒也讓入驚訝並不是女性專屬的創作題材,以下有幾個例子。


Paul Caponigro,這位典型的「現代主義」攝影家,擅長於將溫馨、平凡的對象,藉細緻黑白層次處以安穩的構圖,但他的花卉則採近攝手法,表現細膩花瓣與黑沉花蕾間的陽剛對比,讓鏡頭下的向日葵如其名般的「朝陽有力」。Don Worth多樣的的黑白花卉影像,經由濾鏡處理所凸顯出的葉脈與花瓣圖案,而當它們在黑暗中閃耀著光芒時,便猶如一張張昂貴的絹絲畫。服飾攝影大師lrving Penn延續個人風格,花卉如同白背景前的服裝模特兒,朵朵都是精挑細選在先,然後經由造形師的精剪與粉飾後,才明艷的走出照片。和lrving Penn表現手法相對的是日本攝影家秋山庄太郎。對象挑選方面,他偏愛繁茂多枝者,並且喜歡在黑背景前,如同「插花般」的結構花卉影像,大不同於Penn只為單一花朵的近照取影。東、西方眾多男性花卉攝影家中,不拘泥於外貌表述,而採象徵、暗示形式者就屬Robert Mapplethorpe。Mapplethorpe照片中的花卉如同舞台上的表演者,它們在細膩光源下的展身,美得叫人長聲讚嘆,而當鬱金香累垂低頭時,同樣叫人心疼是男性無能的寫照。


在台灣除了荷花之外,鮮見其他花卉主題的攝影,而李美儀是這個稀有族群的代表之一。中學起就開始參加插花比賽,24歲擁有日本「草月流」插花教學資格,對於花,李美儀比一般攝影者是有高人一等的見解。除此之外,年輕時在日本的室內設計及造形訓練,加上赴美學習攝影和銅雕等過程,都是塑造她今天花卉影像的重要因素。


轉眼間,花卉進入李美儀的影像世界已有十個年頭。相較於以單一形貌為主的首次花卉攝影個展,第二個展所採用的影像重疊法,不但化單一對象中的艷色為另一種高明度的優柔特質,有些花朵造形的截取,還和美國畫家George O'keeffe的作品有幾許神似,李美儀的花卉此時有了更多的個人性觀點。值得一提是,作者疊影技藝的掌控,不但讓眾花在多次元變化中不失其統一性,將花朵和實景交疊合一的實驗結果,更如細筆描繪下紛雜的心情──剪不斷、理還亂。


李美儀今年九月在福華的花卉個展,基本上是延續花卉交疊的創作。經過一陣子的沉思與修飾後,捨棄之前「合理」的景物安排,改以枝、幹剪影的交疊為主,讓多變的交織細線,產生更多深沉、憂鬱的中間色。李美儀相信,年過40才會喜歡櫻花,而今年她的櫻花主題,將繁雜樹影交融於成穩的富貴色彩,似乎正指向一個更明確的未來。


本文原刊載於 影像雜誌 6期/1994年9月,改寫於2007年夏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