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織影偏光>

游本寬


一般大眾對攝影的分法是:粒子細、顏色鮮艷、以造型為主的直敘影像稱為商業攝影;而那些搖擺、短焦、看不清、甚至看不懂的影像就被統稱為美術攝影或藝術攝影。這種以表象區分影像的觀念是危險的,但正也解釋了大多數的商業攝影師的口頭禪“客人要什麼,就拍什麼”,強烈的暗示沒什麼創意的表現機會。而當真有機會來臨,所能展現的最大創意,卻還是旅遊照片時,就不免讓人深思商業攝影師的養成是不是有了問題?時下從高中職到大專開設攝影相關課程的科系很多,從基礎到進階的商業及新聞攝影等。而在後段實務的課程中,大多數的教學及學習都只集中在技巧的研討而忽略了創意的繼續發展。技巧性的問題,在學習或教授過程中,是有安定和鼓勵學習的作用,但相對的,它也不應該成為影像學習的全部,否則,商業攝影就真的深陷於“無所謂創意”的泥沼中,以往是如此,將來也未必能改善。


在男裝逐漸成為市場銷售要點的今天,蔡美鈴以對比的手法來強調男性服裝的兩大主流:一者表現男性的成熟穩健,另一者是年輕活力中夾雜著叛逆。影像中模特兒的造型設計和動作問的構思相當成熟,尤其在叛逆的表現上,攝影者很精準的掌握住模特兒的動態及環境間的互動關係,把服裝的穿著感覺充份的顯露出來。而並列兩種不同感覺的影像,是可以讓觀者再細思社會對男性定位的問題。


程國光的服裝表現採兩個走向,前者以精簡的局部特寫來顯示織紋特質,但鬆馳的焦距和景深多少減損了視覺上的律動。相反的在女裝的詮釋上,他把豐富的人文氣息成功的帶入影像中,照片中的模特兒雖身著入時的衣服走在人潮中,但大都會所帶給上班族的感覺卻是冷漠和孤寂。在以銷售為目的的服裝攝影中,程國光摒棄漂亮微笑的模特兒,而以一個更真實貼切的角度來設計他的影像。


鄭憲忠和程國光完全走相反路線,以改良式的中國服裝為對象,把服裝優雅的融入大自然中,影像散發著濃郁的女性優柔,是理想國式的影像處理。


眼鏡的原始目的在增進人們的視界,藉著它我們可以把事物看得更清楚,期許它能因此而更深入的了解對象,但“墨鏡”在保護雙眼的作用外,恐怕另附有時髦流行的信息在內,而在左念豫的眼中“墨鏡”是如同一張面具,隔著它框架後的人幾乎可以隱藏些什麼,因此她認為戀愛中的男女,應該常以去掉“墨鏡”的真實心態來交往,是一種以象徵手法,把飾品提高為個人性記號的影像表現。而照片中用增感的粗粒子,來營運出低調的暗部,以強化男、女問的神秘感,是理想工具的選擇。


“織影偏光”的四位成員都是今年輔仁大學織品服裝系的應屆畢業生,而每當有人想到歸屬於理工學院的學生時,難免會為他們在藝術創作上的後天失調找藉口。事實上,古今中外太多的理工學者都展現了他們在藝術上的不凡處。1889年,英國攝影家Peter Henry Emerson博士能提出"自然式攝影"Naturalistic Photography就是一個名例。織影偏光的成員真正學習攝影的時間,只有一年,而且是每個禮拜幾堂課罷了。今天所展出的作品,在技術成熟度上比不上天天實戰的專業人士,但每一個成員都能把他們在攝影以外的學識涵養,以有限的技術經驗在影像上求自己最大的表現,使身為指導老師的自己﹒倍感到台灣攝影新生代的前途似錦。


本文發表於 影像空間期/1991年6月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