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國立臺灣藝術大學工藝、視傳設計系創系60週年慶校友聯展》,台北松菸,壹號倉庫 | 2017

《撼景》系列之<飛龍遛狗>、<水鴨的綠敬禮>、<教堂槍聲>


照像,誰不急於建構一個可以進入或值得記憶的世界?

面對小社區戶外舞台斑駁的牆面、敞開(緊閉)的小門、青白紅框線內的飛龍圖等熟悉的生活符號,拍攝者無不直覺的和光線、空間、顯眼的綠色造形一一對話,形構一件充滿故事性的照片,吸引觀者進入。

然而,當絕大部分的照像急於建構一個可以進入的世界, <飛龍遛狗> 卻低吟著不想進入;或,得小心踏入的觀看經驗——如果你能發現畫面中不期而遇的刺點,堆堆的狗屎!



綠蔭的匹茲堡公園內,直聳的內戰紀念碑昂立在小橋映繞的池塘邊。戰士英魂不滅,英姿不減,可以衝鋒陷陣,無懼強敵,只是難以接受成群水鴨巡禮後的獻禮,更難以承受獻禮後人們的惋惜聲。




史川德1931年對新墨西哥州「聖弗朗教堂」背面所留下的簡潔、渾厚影像,亞當斯二十多年後也拍了極相似的照片。又再過了半個世紀,台灣攝影家前來懷古憑弔,如同機槍的快門連拍聲,驚嚇了一旁的畫家卻無法趨散鏡頭前的群鴿。


展場現況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