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造的牛影馬像>

游本寬


這是一個讓自己找盡理由躲閃許久的文題,只因為它們足以喚起筆者個人對死亡的幾許悲情。其中最早先的是,當自己六歲時的外公過逝,也是生平第一次目觸到道教法事中的牛頭馬面圖騰,在掛軸中牠們對那些壞人所施予的驚心懲處,至今都還有餘影殘晃在腦裏。但事隔三十多年後的年前,在先父的七七法事上卻不再見到那些兒時的記憶,掛軸上取而代之的是另一種祥和、豔色的宗教紋飾,面對如此的改變當時反而有著少許的失望。然而,這樣的心境斷落卻又在楊順發的《再造王國》影像中給銜補了起來。


楊順發雖擁有四個台灣重要攝影沙龍會的博學會士榮銜,但在對影像的思維上卻獨樹一格於同儕中的優柔、甜美等形式之外。從早期以貓為對象的《再回首》,到描述有關於性的《夢幻空間》等作品裏,作者已展現出個人在快門精準及澎湃色彩情愫表現等上乘的攝影語言。它們令人注目且有再回顧的欲望。


六年前,楊順發以目睹父親對祖父去逝的悲痛反應為基石,試著在死亡和靈異間找到某種藝化的影像途徑。先是以中國民間故事為核心,再把實物編構在現實的環境中,然後又輔之以暗房的蒙太奇技法,楊順發使他的黑白《再造王國》散溢出不尋常的在地神話特質。


在地的氣息,除來自於使用具有顯著地方色彩的象徵物外,也來自於沉黑色調中的陰濕水氣感。而那些用茶葉汁所染成的棕黃圖像框,更不斷的引導觀者和洪通的素人藝術做聯結。《再造王國》使人暫時忘卻了MTV的無遠弗屆,更無視於Photoshop對世紀影像的吞噬,它們令人有穿著道袍神遊冥府的超現實感。


神話本身,從哲學的角度來看,它不僅是想像的結果,更是理智好奇心的產物。加上神話在人類心智發展中,經常是扮演著對宇宙之謎所作的第一個解答。直覺上,楊順發的神話影像看似某種眾化的民間故事,或勸人為善的寓言通識。因此,觀者是可以回應作者在靈異、死亡、宇宙和神話間的影像思尋。但如仔細的觀思那些頻頻出現在照片中的女性影像,卻總讓人懷疑那才是作者自身神話的主角隱喻。果真如此,這些由銀粒子所堆砌而成的黑幕、灰雲,就應該是作者在藝術發展中的焦慮、恐懼及迷惑了。因為,其實神話也是一種想像的客觀化,它並不純屬於夢幻、迷信,或假象的砌組。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