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眾神與野獸】

--游本寬老師<真假之間>攝影系列作品的另一種解讀

現在真是獸的世界。在電視、報紙、八卦雜誌、網路上……,人都變成了嗜血不留活口的野獸,圍剿並公然撕裂低反抗力的弱者。相對來看,新聞裡的動物消息反而是最溫暖人心的:企鵝生寶寶、小長頸鹿來台、無尾熊亮相……。大自然裡的獸有著令人動容的人性、母性,但世間的人卻有了殘酷的獸性,獸與人之間的界線越來越模糊。


所以當我看到游老師拍攝出一系列在人間的假造獸時,我已經有一連串的聯想:在大小土地公廟前的獅虎豹,到底要嚇的是人,是鬼魅,還是有獸性的人?在幼稚園裡、教室外的長頸鹿、斑馬、犀牛、山豬的雕像,是孩子們白天取代母親擁抱的精神指標,抑或是騎在父親頭上打仗的替代物?白鵝、綿羊、熱帶魚、賽鴿、水牛、放山雞……紛紛站在高處自成招牌標竿,這樣可以吸引多少個消費人潮?然後我們在廣場上看到柔軟的章魚、在鐵皮屋頂上看到飛翔的龍、在工地邊看到駱駝與馬的相吻、在預售樣品屋前看到劍龍暴龍的復活、在海邊看到假的鯊魚、在公園裡看到登陸成功的海豹與烏龜、在路邊看到假的警察、假的檳榔西施……我們不也在光怪陸奇、羅生門充斥的真實世界中,見識過太多虛假的嘴臉嗎?


現在真是神的世界。


自從宋七力之後,人間還發生很多人把自己神格化、教主化的事件。我們都在等上帝的奇蹟、等媽祖的顯靈、等到人們不耐煩地乾脆自己產生幻覺,自己封神,妖言惑眾然後收一票死忠而且迷糊的信徒,順便斂財。政治上也是,偉人的銅像就立在你每天要慢跑、練太極拳、跳土風舞的公園裡,高高在上,或是騎在馬上------不過我們那種仰之彌高、瞻之在前的視點早就消失在歷史之中,擋在路中間的管他是誰,只要繞過去就行了,視若無睹,習慣就好,久了就可以百分百地目中無人。


然後我們也在游老師的這一系列作品中,看到了眾神下凡:大灰狗巴士後面彩繪了佛陀與觀音,請後面的來車要和神保持安全距離;火車隧道前的菩薩圖像,告訴你再往前就是Darkness;已完成還沒送到廟裡所以暫放在騎樓與檳榔攤並置的白石巨觀音像,坐在路邊就開始普渡眾生;仿埃及宮殿的法老王像已經在南台灣永生不死------當電子花車同時載著死亡、豔舞、觀音與童子時,我們知道人神共奮的年代已經成形。(你注意到<真假之間>攝影作品集的裝訂採佛經摺嗎?請您以恭敬的心拉開十八公尺的真假圖騰,長時間地讀人讀神讀獸!)


神下凡、人墮入六畜道、獸入世……. 在神性與肉欲橫流、真假難辨之際,你如果相信你所看見的,表示你沒有想像力。我們已經習慣謊言,我們活在眾神與野獸的世界。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