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助理值班表」之外——有關政大傳播學院「靜態影像實驗室」

《 2003 / 6 / 暗房學生助理攝影展序言 》


游本寬 /政治大學廣告系專任教授,實驗室指導老師


政大傳播學院「攝影、暗房中心」自民國八十二年成立以來,如同其他各實習中心,體制內,由一位指導老師和一位專任助教領導一群義務的教學助理,一來,協助相關課程教學活動;二來,也提供同學課後有更多實習的機會與空間。多少年來,位居「傳院大樓」入口旁的兩間攝影棚,以及三樓的「進階暗房」,每年都有二、三十位新進、畢業助理人在此交接與傳承。即將畢業的資深助理將“義務職責”交給新進;新人也從學長、姊進出中心時,有形、無形的風範中領受攝影的一切。雖然畢業助理中,有少數出國進修攝影,回國後也進入教職和第一線職場,但絕大部分都沒將攝影藝術家作為終身職業。即使如此,在校期間「攝影、暗房中心」服務的經驗多少加化他(她)們日後對攝影的愛好。


十多個年頭過去了,進出本中心的專任助教、學生助理人數早已超過陸軍一個連的規模。今年,我們除了在行之有年的「年度校友及在校助理聚餐活動」之外,還舉辦了首屆新、舊助理攝影的大聯展。為此,在校同學在值班及正常課業之外,得額外花精力準備展品;有些畢業校友下班後,也得想辦法抽空回學校暗房做作品。即使對很多參展人而言,這是個人首次處女展;第一次勇敢、努力地要把自己的習作提昇到藝術品層次,並在藝廊裡公開展出。也因此,姑且不論某些影像是否仍嫌青澀,但對作者而言,卻已是自我能力肯定的信心宣示。學院教育不應考慮如此的境界嗎?再看年輕學子初入社會,現實環境常讓人分分都得為錢而舞,秒秒都為求效應而動──努力學習做個經濟的機器。天青風徐時,如果能讓他(她)們躲進「鏡像」的夢幻裡,何嘗不是自療社會創傷的偏方。


隨著攝影科技、知識改變,傳播學院現在所開設的攝影課程內容已不像早先般的多樣、豐富;設置在新聞館二樓的「基礎攝影暗房」停止了教學任務多年;「攝影、暗房中心」今年起也正式更名為「靜態影像實驗室」。“靜態攝影”的版圖的確是縮水了,但沒有改變的是:走廊燈廂裡密密麻麻的教學幻燈片、暗房裡的藥水味、攝影棚啪啪作響的大閃燈。走進政大傳播學院「靜態影像實驗室」《 2003暗房學生助理攝影展 》場域裡,豐富的影像內容及表現形式,相信觀眾可以感染得到我們前、後、上、下對攝影所築構出的影像愛,老師、助教、助理間有形的互動與無形關懷的痕跡。

  • Black Facebook Icon
  • Black Instagram Icon
  • YouTube
  • 14887640061543238901-512

​當